2020年10月20日 星期二

Greenwald: 臉書與推特做的事比他們所河蟹封鎖的言論更可怕

近日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報導了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兒子杭特拜登送修筆電中所洩漏的疑似政治醜聞, 結果 該報導被臉書和推特河蟹封鎖包含私密通訊中也禁止傳送此連結。 推特甚至因此而封鎖 NYPost 的帳號, 後續仍拒絕恢復其發言權利。 這再次提醒我們: (1) 言論管制必然需要全面監控 (censorship requires surveillance) (2) 諸如臉書、 推特 (或盛行於臺灣的 line) 之類的高牆花園, 主宰了群眾的話語權, 有強大的能力可以左右輿論的走向。

2013 年吹哨者 Edward Snowden 揭發美國國安局 (NSA) 及英國國家通訊總部 (GCHQ) 透過資訊科技全面監控全球民眾時, 任職於英國衛報的律師兼記者 Glenn Greenwald 協助他閱讀過濾資料並向大眾報導。 Greenwald 同時也曾在 TED 發表一場超讚的演講: 「為什麼隱私很重要」。 針對此次河蟹事件, Greenwald 在 The Intercept 發表了一篇評論: 「臉書與推特做的事比他們所河蟹封鎖的言論更可怕」。 以下是我的摘譯。

* * * * *

NYpost 創建於 1801 年, 現在的發行量是全美第四大, 是一份右傾 (偏向共和黨) 的報紙。 引發爭議的那篇報導納入杭特個人濫用藥物的歷史確實並不恰當 (因為這無關公共利益); 報導聲稱筆電的來源也很詭異。 然而 email 看來是真的。 如果 email 是真的, 那麼此事當然有報導價值。

然而 NYpost 如此重量級的報社, 卻踢到更強大的鐵板: 臉書和推特。 此文一出, 支持拜登陣營的媒體工作者立刻營造了極度敵意的氛圍, 凡是提及此文者皆會被圍剿。 甚至連 (立場偏左, 即偏拜登/偏民主黨的) 紐約時報, 旗下記者 Maggie Haberman 只是在推特上提及此文並加以批評, 就被貼上 「MAGA Haberman」 的標籤。 (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川普的競選口號)

臉書和推特看到這個趨勢, 隨即順勢反應。 臉書毫不遮掩地指派長期服務於民主黨的 Andy Stone 出來聲明臉書已動手降低此文的曝光率, 但此文仍有機會接受第三方 「事實查核」。 推特則不僅禁止用戶公開分享連結, 甚至連私密通訊當中也不允許提及此連結。 當你要張貼此連結時, 會看到 "此連結可能有害" 的訊息。 (貴註: 想起 Yahoo 河蟹 「佔領華爾街」 事件。) 更誇張的是, 推特甚至封鎖了 NYpost 的帳號。 NYpost 隔天又做了一篇 杭特與中國能源公司優沃交易 的報導, 推特再次封殺此一連結。

(保障言論自由的)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規範的是政府, 並不是私人企業, 所以臉書和推特並未違法。 但是言論管制並不必然出自國家之手。 私人企業對言論與思想的拑制一樣危險, 特別是在網路時代。 試著假想: 如果這兩家公司再聯合 google 共同決定: 從此以後凡是批評川普與共和黨的內容我們都將禁止; 凡是批評拜登與民主黨的內容我們都將大推。 民主黨人士會以極度自由派的態度淡定地說 「私人企業高興怎麼做是他們的事」 嗎?

[貴註:從媒體業者的角度來看] 臉書 -- 尤其是在吃下 Instagram 跟 WhatsApp 之後 -- 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公司。 Ars Technica 網站指出: 臉書完全壟斷了社交網路, 也不太可能被挑戰, 因為 網路效應、 高昂的轉換代價 [貴註: 下賊船的代價]、 既有的大量資料等等因素, 造成了極高的市場進入門檻, 讓其他公司沒有意願提供競爭產品或服務。

左翼的壟斷現象專家 Matt Stoller 在十月份的紐約時報投書當中指出: 臉書跟 google 兩大全球壟斷企業 "駕馭" 著當今所有人的公共對話, 而 (由美國兩大黨共同通過的) 許多反壟斷的法令與政策又鬆綁, 造成兩大強權因此對資訊的流通握有極高的集中權力。 他並警告這將引發媒體 (第四權) 及民主制度的崩壞。

美國的 CDA 法案 230 節保障網路公司免於第三方上傳內容所造成的法律責任, 臉書跟推特都受到此法保護。 如果 (民主黨支持者) 卻又回過頭來主張私人企業的決定不需要對公眾利益負責, 那就是在主張企業極權主義 (authoritarian corporatism)。

沒錯, 大眾還是可以自行前往 NYpost 的網站閱讀該文; 但美國有 43% 的人透過臉書、 12% 的人透過推特閱讀新聞; 而媒體人使用推特的比率更高達 83%。 推特封鎖一則新聞, 會對媒體界的報導造成極不平衡的影響。

推特宣稱該報導的內容來自未獲授權、 以駭客方式取得的資料 (hacked materials), 所以加以阻擋。 但是有許多受到全球矚目的文件都是以這種方式取得的, 包含知名的五角大廈文件、 維基解密的《附帶謀殺》、 史諾登報導、 巴拿馬文件、 巴西文件等等。 像這類在新聞界與政治界具有歷史意義的文件, 如果竟由推特這類的科技巨頭來決定封鎖, 大家覺得這會是健康的政治環境嗎? 而且依照相同的標準, 推特為什麼不封鎖 [幾個揭發川普與共和黨的案例... 略] 等等新聞? 更糟的是, 就算按照推特的 「反駭政策」 來判斷, NYpost 的這篇報導也並不落在封鎖範圍呀!

臉書的 「事實查核」 則有另一面向的嚴重問題。 祖克伯的公司有什麼能力對媒體從業人員的作品進行 「事實查核」? 那麼多未經證實甚至是明顯非事實的通俄門陰謀論, 臉書為什麼不封鎖? (貴註: 【2019臺灣國際人權影展】 《網路監護人》:你能看什麼,他們說了算)

臉書可不是什麼保護弱勢或邊緣人的善意溫暖家長, 也不是什麼挺身挑戰威權的崇高顛覆力量。 幾乎正好相反, 它做的事經常都是協助鞏固既有權勢、 避免菁英機構被挑戰。 就像任何企業一樣, 科技巨頭的第一要務就是為股東創造最大價值。 法律要求他們這麼做。 他們永遠都要去安撫討好那些看起來最強大的政治經濟勢力。 [幾個臉書欺弱怕強的案例... 略]

言論管制的權力是阻止改變的工具。 網際網路曾經是解放與平等主義的力量, 因為在資訊戰當中, 它讓那些無權無錢者可以站在平等的立足點上與政府企業強權競爭。 然而就像允許網際網路被化為強迫與監控的工具一樣 (貴註: 例如中共國的社會信用與河蟹機制) 我們如果允許那些主宰我們的企業主子及不必向任何人負責的壟斷強權 (例如臉書跟推特) 來決定我們的視聽範圍, 那麼過去那個關於網際網路的美好未來想像將幻滅消失。

你可以說那些正好偏好此次事件結果的人們 (民主黨支持者們) 目光淺短, 但這還只能算是過度低估此事嚴重性的說法。 你知道誰最希望活在一個民眾言論權由祖克伯、 皮采、 貝佐斯 (分別是 FB、 Google、 Amazon 的大頭) 所控制決定的世界嗎? 就是想要永久維持其霸權的那群人。 其他人終將面臨順從或被封口的抉擇, 終將必須為了能夠繼續使用社交媒體而自我言論管制。 臉書與推特長久以來張羅了強大的力量, 這次終於展現在世人眼前。 (貴註: 其實是美國人現在才感受到; 弱勢民族例如羅興雅與巴勒斯坦人早就是臉書的受害者, 請搜尋 『rohingya genocide facebook』、 『palestinian facebook censorship』) 你知道什麼事比臉書與推特此次行為更專制可怕嗎? 那就是大眾對於二者行為的支持甚至懷抱著感恩的心態。

* * * * *

閱讀原文時, 許多語句令我不斷想到根本就是在描述整個中共國的網路社會, 及 line 在臺灣 (還沒有做壞事, 但完全有能力)。 這篇文章是近年來符合最多小格慣用標籤的一篇。 先摘譯, 以後再另撰文來談感想。

2 則留言:

  1. line在臺灣已經變成中共統戰用的工具了,特別是針對中老年族群

    回覆刪除
  2. 言論管制的權力是阻止改變的工具

    >> 民進黨 控制 NCC 來關閉中天 也算是白色恐怖

    回覆刪除

因為垃圾留言太多,現在改為審核後才發佈,請耐心等候一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