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除錯、 治病、 政治改革

把垃圾掃到地毯底下 今天要教國民黨支持者如何診斷電腦的錯誤。 對一般電腦用戶而言, 看到錯誤訊息時, 會有點煩; 但對電腦玩家來說, 電腦出問題卻看不到錯誤訊息, 更煩。 錯誤訊息其實是電腦玩家的好朋友。 忠言逆耳利於行, 良藥苦口利於病。 想要成為電腦高手, 其中一個重要能力就是要在問題發生時, 能夠從深層挖出一般人從表面上看不見的錯誤訊息。

另外, 程式設計師還會用各種工具 (例如編譯器的 「嚴格檢查、 龜毛警告」 功能) 讓錯誤訊息及早出現。 越能夠在大問題發生之前就發現臭蟲的程式設計師, 越是高手; 但是一般用戶也就越難感受到他的存在。 扁鵲說他大哥二哥比他更是良醫, 跟這有異曲同工之妙。

並不只有軟體會回報錯誤訊息; 人也會。 在自由軟體的文化裡面, 任何人客氣禮貌地公開指出程式臭蟲 (在程式碼分享網站 github 上, 這叫做 「post an issue」) 不僅不會惹人嫌, 甚至會被列為受歡迎的初階貢獻者。 在自由軟體的世界裡面, 程式被指正是常態, 一個計畫經常會有很多 open issues (待解決的問題)。 這些指出錯誤的人, 跟掌握程式碼生殺大權的人, 兩者是合作的關係, 所以一切的運作可以很和氣、 很有建設性、 就事論事、 一切以解決問題為依歸; 人都會犯錯, 不需要有 (被) 指責怪罪的心態。 (當然, 粗口相向的狀況 在某些自由軟體社群也還是會發生。)

身為一位電腦老師, 我從學生面對錯誤訊息的態度可以看出他有沒有走這一行的潛力。 身為一位發燒的病患或病患家屬時, 「建議找出病原體」 的醫師會比 「只求速速退燒」 的醫師會更讓我放心。 「發燒是人體生了病的警示, 發燒的高度、 形態與時間, 都可提供醫師當作診斷與治療的參考。 不當的退燒有時會隱蔽病情,影響診斷。」

對於政治人物, 我也有相同的期待。 看到法律與現行的制度傷害了民眾的權益, 就應該指出來; 面對社會改革共識高的議題, 立法委員就應該修法、 掌權的行政首長就應該改變制度。 不只前人做錯的事要勇於改革, 自己做錯的事也要勇於承認; 有時行政首長甚至要為 (別黨的) 前任所做的錯事向受害者道歉。 適時地認錯道歉, 下一步才有改革前進的可能; 在民眾眼裡這經常是加分多於失分。 很多時候, 政治人物認錯道歉之後, 大家就會把目光跟精力從犯錯的個人轉到有問題的制度上, 想辦法讓同樣的錯誤不再發生, 這就是政治改革。 在此同時, 犯錯的人物身上的壓力也就減輕, 因為他的錯誤已經失去話題性。

吳思華翻白眼後的微笑 反過來說, 如果一個政治人物欠缺認錯的能力, 只會不斷地跳針替自己、 替他的長官、 替既有的制度、 替 status quo 辯駁, 或是只會用和顏悅色的態度言不及義地顧左右而言他, 從不正面回答問題甚至假裝問題不存在, 那麼你就很難期待他在面對更多其他問題時會有能力尋求解決之道。 拒絕承認問題存在, 是最可怕的態度。 不僅在程式領域及醫療領域是如此, 在資訊透明化的網路時代, 政治領域也會漸漸變成這樣。 掌握權力卻又 「拒絕承認問題存在」 比 「承認問題很難解所以暫時難有作為」 更會讓有意見的民眾的煩燥/焦慮/血壓上升。 其實這種政治人物才是製造社會動盪的亂源。

「拒絕承認問題存在的政治人物」 很可怕; 當很多這樣的人物聚在一起、 成為一個政黨, 如果再加上 「把敬老推到極致」 的文化, 那就更可怕了。 大老製造了問題, 沒有人敢批評。 別說大老的決策與態度不受一般大眾歡迎, 就算大老的決策與態度會傷害到本黨, 還是沒有人敢公開提出異議。 旁觀者看得很清楚: 王金平想選不敢選、 朱立倫不想選卻不得不選, 都是被馬英九逼的。 只有國民黨人看不見問題的根源, 挺柱派跟挺王派互相暗摃 (而不敢公開理性辯論路線), 就是沒人敢批評馬英九。 連現任主席都不敢忤逆已下臺的前任主席 (傷害本黨) 的旨意了, 其他人更是一致炮口對外、 努力退燒、 消滅錯誤訊息、 甚至消滅那些指出臭蟲的貢獻者。 於是, 少數有勇氣拿出錯誤訊息來討論對策的人, 竟被當成是製造問題的發燒器官, 直接割掉比較快。 柱柱姊跳下來選總統, 其實是抱著幫國民黨除錯的心態, 在黨的制度底下以參選的行動向那些 站不起來 站不出來的 A 咖們提出錯誤回報。 結果連她這樣的次大咖, 都因為 直白力量 而落得 「獻盡愛、 竟是哀」。 這更加說明了: 在國民黨裡面, 直白回報臭蟲不會有好下場。

國民黨立委: 別請大老幫我站臺 於是, 比反應遲緩的恐龍更糟糕, 國民黨就像一隻失去疼痛神經的巨獸, 但是卻 連阿米巴的應變能力都沒有, 對於外界的負面回饋完全無感, 仍然自我感覺良好地把邱毅跟蔡正元這樣的人物擺到媒體焦點底下, 天真地相信攻擊民進黨就是最好的自救策略。 彷彿只要向別人吐痰, 自己的肺癌就會轉好一樣。 然而真正的病灶卻永遠不會消失 (謎之音: 會啦, 會自然老死)、 臭蟲會一直存在, 而症狀只會越來越嚴重、 矛盾只會越來越明顯。 到最後, 「政黨口水戰時我力挺本黨大老; 但 選舉時拜託大老千萬別來挺我別來幫我站臺」 變成一種普遍的風氣潮流。 國民黨的支持者們, 你還在研究如何處理/回應個案, 還在思考如何反擊民進黨嗎? 也對啦, 看得見真正問題的, 就不會留下來了。 (或者就已經被割掉了。)

王金平談國會改革,柯文哲為何嗤之以鼻? 答案很清楚。 在柯 P 眼裡, 一切以和為貴的王, 最多只是一位長於治療表象的退燒醫師吧。 從程式除錯的眼光來看, 連 公投法的數學臭蟲 這種一翻兩瞪眼的簡單明白錯誤都不敢面對了, 是要怎麼幫國會 debug 呢?

假設沒有外力介入, 國民黨唯一的出路是學會把逆耳忠言當成錯誤訊息跟發燒, 用徹底除錯及根除病灶的心態來面對這些批評。 不過我猜有 99.9% 的機率國民黨根本聽不進去。 於是這種矛盾會持續上演; 而民進黨支持者則會很開心, 甚至會衷心祝福馬英九劉政鴻還有( 蔡正元跟邱毅背後的)連戰等人長命百歲、 持續幫國民黨創造 「完全看不見錯誤訊息的美好未來」。

* * * * *

ps 1. 英文「sweep it under the rug」大約是「眼不見為淨」「眼耳盜鈴」「自欺欺人」的概念。

ps 2. 貼文隔天才看到這個跟國民黨完全相反的對照組切題影片: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 或 「」。

2 則留言:

  1. 「看得見真正問題的,就不會留下來了。」
    看著那些支持者,對此深表認同

    回覆刪除
  2. 拒絕承認自己有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操縱別人的話題。而邱毅+止兀最適合這個工作(兩人在藍營的剩餘價值)。

    反省不只是除錯,也是在尋找進步的空間。政客不會害怕一個懂得反省的柯文哲,因為隨便找個理由批評,就能降低他的滿意度。政客(不分藍綠)害怕的是一群懂得反省的選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