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 星期三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製造社會二元對立, 聯合報違規計點一次

聯合報一篇未具名的社論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惹惱了宋楚瑜, 決定提告; 然後聯合報表示: 盼尊重新聞自由。 媒體素養不是我最拿手的項目; 不過和智財洗腦文宣周旋多了, 也有一些心得。 最近所寫的幾篇文章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先談談新聞自由。 送聯合報一句話: Free speech is not consequence free. 言論自由並不表示 「不必承受自由言論的後果」。 即便只是一位部落客, 如果說出傷害人的話, 也別想用 「言論自由」 閃躲法律責任。 貴哥很清楚這點。 哪一天如果微軟來控告我毀謗, 我絕對會比今天的聯合報更有勇氣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

事實上聯合報談 「新聞自由」 顯得超級諷刺。 正好剛讀到陳順孝老師的文章 「用Google News 透視媒體迷障」, 拿來應用一下。 請用 google 或 yahoo 新聞搜尋 「維權律師」。 撇開外國媒體不談, 國內媒體當中, 你會看到中央社、 新頭殼、 新唐人電視臺、 中時電子報、 希望之聲電臺、 鉅亨網、 中廣新聞網、 TVBS、 ... 等等媒體關於陳光誠、 倪玉蘭、 高智晟、 ... 等等中國維權律師被監禁的報導。 但是當大陸同胞最需要 [享有新聞自由的] 臺灣幫他們發聲的時候, 聯合報, 你在哪裡呢? (用 「聯合報 維權律師」 google 終於勉強找到 一篇; 奇怪的是, yahoo 找不到) 哦, 還有新聞搜尋 「烏崁」 又全面搜尋 「聯合報 烏崁」 也類似。 在 「選宋」 文中高聲喝斥臺獨的聯合報, 對於這些替大陸同胞申張正義的維權律師的遭遇, 竟然自我消音; 但在自己刊登匿名文章污名化宋楚瑜之後, 卻好意思像個縮頭烏龜一樣高喊新聞自由? (縮頭烏龜, 來告我吧。) 原來在聯合報高層的眼裡, 新聞自由是拿來幫執政強權、 幫自己打壓弱勢用的。 把聯合報當做唯一新聞來源的朋友們, 你最好祈禱兩岸和平統一之後, 你的房子土地不要被徵收。 因為到那個時候, 聯合報會幫助你的維權律師還是幫助共產黨說話? 其他「只讀聯合報」的讀友們會同情你跟你的維權律師, 還是會幫著聯合報一起打壓你們? 答案是很清楚的。

再來談談匿名。 有時候匿名是有必要的 -- 特別是舉發政府企業惡行的弱勢受害者或見義勇為人士, 必須面對遭受報復的危險。 不過即便是這種狀況, 匿名言論的可信度也就因而大打折扣, 這時閱聽人應該抱持著存疑、 待查證的態度, 讓那些發揮新聞自由力量、 為弱勢仗義直言的勇敢媒體接手追查出更多證據再來判斷真假。 更何況 「選宋」 一文並未舉出任何具體的、 不利於宋楚瑜的新事證; 而宋楚瑜也完全沒有機會對他報復。 (是這位匿名作者自己說的: 「此次選舉唯一可以確切預言之事,就是宋楚瑜絕對不會當選。」 不過就算哪一天宋任要職, 我相信他也不會像聯合報一樣笨到用報復行動激起輿論公忿。)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選擇匿名發言, 他的動機很有趣, 很值得新聞/政治/國際關係科系的高手進一步分析背後的來龍去脈。 單純作為一個閱聽者, 我只想說: 這篇文章對我而言比較不像是有水準的報紙的社論, 反而比較像是幾週前我所分析的: 「這封出處不明的轉寄網路文章是...? 懂得搜尋, 謠言止於智者」

這篇匿名文和網路謠言的差別在於: 沒有一個 重視信譽 的主流媒體敢隨便刊載網路謠言; 但聯合報的高層 (哪個高層我也不知道; 如果他們報社內部有 accountability 的機制, 就會有人跳出來承擔) 卻令人跌破眼鏡地選擇了用自己的信譽來替這篇匿名文章背書。 其實我也有朋友任職聯合報, 實在不想出手; 不過聯合報高層選擇犧牲整個企業所有員工所努力經營得來的聲譽, 就只為這一篇來路與動機不明的文章承受宋楚瑜提告和網友的批評、 願意免費當做匿名作者的 代理受氣包, 那就請高層主事者歡喜做、 甘願受吧。 (應該是免費, 因為現在依法媒體不可以置入性行銷, 對吧?) 最可憐的應該是那些沒有發言權的工讀生、 派遣員工、 低階員工, 因為聯合報信譽受損之後的惡果, 將來他們可能最早感受到。

聯合報高層不負責任地刊登這篇匿名文章, 傷害的不只是宋楚瑜, 而是整個原本正走向多元化的臺灣社會。 我在 「辯與辨: 走出 『畫等號』 的辯論思維」 一文當中曾經詳細分析。 簡單地說, 「是否支持核電」、 「是否支持樂生居民」、 「是否支持大埔居民」、 「是否支持盜版三振」、 「是否支持國光石化」、 ... 每一個議題本來可以有三種可能性, n 個議題擺在一起, 可以創造 3n 那麼多種不同的立場, 這就是多元社會。 一位選民支持三位候選人當中一位, 可能只是正好那位候選人對這 n 件事的政見與這位選民有較多的交集而已。 但是任意畫等號, 把每一個議題都不負責任地貼上藍或綠的標籤, 到最後就永遠只剩下兩種立場。 社會就永遠只有對立; 社會也失去就事論事談論原始 n 個議題的能力。 這次聯合報把 「反馬」 跟 「挺蔡英文」 畫等號, 製造社會的二元對立, 違規計點一次。 同樣的道理, 將來如果 -- 比方說 -- 台聯推出第三組人馬, 而有某個挺民進黨的媒體高喊 「選台聯就是選統一」, 那麼請大家記得也把這篇文章翻出來。 這樣的媒體應該得到比聯合報更嚴厲的譴責 -- 雞都殺了, 猴子竟然還學不乖?

希望未來輕易相信 「畫等號」 二元對立邏輯的民眾越來越少; 希望聯合報這次的錯誤示範, 讓其他媒體學會以後要就事論事, 不再胡亂畫等號。 希望這是主流媒體最後一次的 「畫等號製造二元對立」 事件。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聯合報製造對立」。 (yahoo 的話, 要選 "部落格" 搜尋, 而且要好幾週後才找得到)

2 則留言:

  1. 這一次的選舉,綠黨的新聞很少,「畫等號製造二元對立」,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少數人身上。網路新聞無國界,也有助大家拓展國際視野。

    回覆刪除
  2. 次聯合報把 「反馬」 跟 「挺蔡英文」 畫等號
    > 反馬, 挺蔡, 挺宋 , ~(反馬^挺蔡^挺宋) , ...
    不是只有兩種可能, 所以binary partition 是製造社會對立的來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