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中共國、 中共國民黨、 認知戰

android app 佔用空間 (線性標尺) 我用 「中共國」 稱呼隔壁那個天天戰機侵擾我國的敵國已經好一陣子了。 最近也打算開始用 「中共國民黨」 來稱呼國內那個一直呼應中共政權的廢黨。 這篇文章解釋為什麼我要這樣做。

網路讓資訊複製的成本降到零。 資訊爆炸, 注意力變成真實稀有的資源 (而不像「著作權」 是人造的缺稀) 很自然地大家都想搶別人的注意力。 一般人在臉書/噗浪/推特/IG/... 上面寫心情/講笑話/貼圖梗/寫教學文/... 這都是在搶注意力。 Google 跟臉書免費提供許多資訊與服務, 吸引來用戶的注意力之後, 再把注意力賣給廣告買家, 這是最明顯的 「傳統經濟與注意力經濟的結合」。 置入性行銷、 資訊型廣告、 定向廣告、 垃圾信件, 這些都是有點惹人厭但還算是動機勉強可以接受的注意力經濟現象。 可是人類一旦創造了任何工具, 總是會有惡意人士拿來利用。 釣魚信件、 社交工程、 偽草根運動都屬於這類惡意欺騙的注意力經濟現象。 政治人物更需要參與注意力經濟。 除了正常的小編文化之外, 劍橋分析事件是最明顯的 「花錢買注意力以便轉換成選票」 的例子。 這篇學術論文的摘要 解釋泛濫於全球推特 -- 尤其是土耳其 -- 的 「短暫式偽草根運動攻擊」 (Ephemeral Astroturfing Attacks) 現象。 那些受到輿論監督、 相對較為民主的國家尚且都出現這麼大規模的資訊戰與認知戰了, 那你說長期以牆與諸多洗腦機制控制國內民眾思想、 用 孔子學院媒體 對美國與澳洲進行大外宣的中共國, 會投入多少資源對垂涎已久的臺灣發動資訊戰與認知戰? 所以 在注意力經濟年代, 媒體識讀非常重要。 如果本文的留言者不相信中共認知戰對臺灣的迫切威脅, 我是不會浪費時間回應的。 我寫了很多 注意力經濟相關的文章 , 還有很多主題還來不及寫, 不可能再浪費力氣 (注意力!) 用一小段留言去試著說服那些不相信注意力經濟及其推論的人。

其實美國的利益團體也在對大致較自由的資本主義世界發起認知戰。 拿 「仿冒」 謀殺 「盜版」 與 「山寨」 就是一個例子。 不過今天的主題不是這個認知戰, 而是它所採用的工具: 語言。 重抄一次其中引用的兩句話:

But if thought corrupts language, language can also corrupt thought. -- George Orwell
(如果說思想會毀壞語言, 那麼語言也會毀壞思想。)
Language shapes the way we think, and determines what we can think about. -- Benjamin Lee Whorf
(語言形塑我們的思考模式, 甚至限定我們能夠思考的範圍。)

有些土著的語言令說話的人以東西南北取代前後左右、 有些令說話的人以東西方位思考時間。 這篇 Language as the "Ultimate Weapon" in Nineteen Eighty-Four 認為 1984 一書裡, 語言是極權政府的終極武器: 老大哥透過削減語彙的方式, 縮限人民的思想與記憶, 進而達到控制社會的目的。

極權政府在自己的國家裡封鎖某些語彙, 卻又藉著在其他社會的言論自由鼓吹煽動仇恨的語彙、 製造動盪不安。 在反送中抗爭裡, 親共派用 「曱甴」 (蟑螂) 來稱呼抗爭者。 如果執政者心中至少尊重公民的生命, 麻雀或松鼠同樣也可以表達人數眾多動作快, 不是嗎? 親共派選擇採用蟑螂一詞的用意與暗示, 極其惡毒陰狠泯滅人性。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語言認知戰。

在言論自由的臺灣社會裡, 即使沒有共匪的介入, 自己本身也已經在網內互打語言認知戰。 撇開低級污衊詆毀欠缺實質關聯性的外號不談, 諸如 「驅長」、 「空心菜」、 「檳榔柯」、 「韓總機」、 等等外號, 都是反對者用來提醒閱聽者某政治人物特性的武器。 這些外號是否恰當? 都還有很大的辯論空間; 但因為它簡短、 經常被提起、 不需要解釋就有暗示性, 所以顯然有它的攻擊效果。 例如 「1450」 是如此地成功, 以至於連很多台派自稱的時候, 也順著採用認知戰敵手所力推的這個稱謂。

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裡, 應該要公開談論認知戰策略; 這應該是通識課題, 而不是政治系或大傳系的專業議題, 因為敵人一直在攻擊所有人 -- 包含拒絕參與認知戰的人 -- 的大腦。 這是注意力的戰爭。 事實上, 沒有警覺性的人, 特別容易變成認知戰的受害者。 島國千里達 "政治很骯髒, 不要碰政治" 的殷鑑不遠。 更糟的是, 受害者會被轉化為發動戰爭者的武器, 就像不設防的物聯網裝置最容易被收編進僵屍網路或是冰與火之歌裡的白鬼受害者一樣。 沒有 (思想) 疫苗保護的人很容易被來自中共國的 (思想) 病毒感染後轉而成為 (思想) 病毒的傳播者。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公開談論我的認知戰策略。

極權政府的認知戰策略是愚民、 降低民眾的理性思考能力, 以便不管面對什麼複雜的議題, 黨都可以拿同一張旗幟 (「愛國」) 出來揮舞, 把退化為 原始物種、 已無法思考其他議題的民眾當成黨的攻擊武器來操縱; 我們的認知戰策略則與極權政府顛倒: 我們希望透過反映現實的詞語來擴大群眾的視野與思考範圍以利理性辯論。 十幾年前我把 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 翻譯成 遙控數位枷鎖 就是這個目的。 一個好的認知戰名詞, 應該以傳達真實現況為主, 而不該以引發厭惡情緒的低級謾罵為主。 例如用 「黃俄黨」 來稱呼共產黨就是一個很好的認知戰名詞 -- 它不含一個髒字、 傳達了 「從俄國傳到一個黃種人國家的政黨」 的事實, 在適當的上下文提醒下, 連我這個外行人也很容易第一次就看懂。 可惜在字面上它較難直接引發原始的 「共產黨」 聯想。

「中共國」 與原始的 「中國」 只差一個字, 強調的是 「中國」 與 「被共產黨所統治的中國」 的差異。 每用一次, 就是在對閱聽者提醒這個真實現況。 其實如果中國因為種種變化而不再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一個國家, 那麼這個名詞就失去效力。 每多一個小粉紅體認這個事實, 中共的洗腦教育就被瓦解一小塊。 而且這個覺醒過程是不可逆的。 (認輸屈服甘願中國亡於共產黨手中這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更多時候, 小粉紅們的反應會是手足無措, 而這也是 「中共國」 這個名詞的美妙之處。 如果小粉紅沒有採取行動去改變這個事實, 那麼他們每次看到這個名詞, 都必須再一次面對這個質問與羞辱: 對吧, 你承認了吧? 「中國」 中間被 「共」 字硬插進去, 是一種羞辱沒錯吧? 「共」 字是辱華的字眼對吧? 咦, 不是羞辱嗎? 好喔, 共產黨的意志就是所有中國人的意志, 共產黨的 「共」 並不是髒字對吧? 好啊, 那就接受這個稱呼啊, 有什麼好生氣的呢?

更重要的是: 中共對臺的認知戰, 戰場一直在臺灣。 我們一直在挨打, 就算出手抵禦也還是在防守。 中共國這個詞試圖把戰場轉到他們國內。 反守為攻。 另外, 我個人覺得很好奇的是中共國民黨支持者們 (還有民共黨支持者們) 對於 「中共國」 一詞的反應。

同樣地, 「中共國民黨」 強調的是 「與中共立場一致、沆瀣一氣的國民黨」, 行為彷彿是隸屬於中共的海外附隨組織。 一個鄰居天天威脅要拿刀砍你、 天天送無人機來你家偷拍騷擾、 天天主張對你家房子有主權、 常常說留屋不留人; 在疫情危急時刻阻擋其他鄰居送的疫苗, 還說他好心可以幫你打針 (我說過留屋不留人了嗎?); 國民黨非但沒有應有的戒心與警覺, 還幫助中共施壓同島一命的政府, 這不正是中共的海外附隨組織在做的事嗎? 「中共國民黨」 同時也強調他們所認同的國家已經不再是當初 孫中山先生想要建設的那個國家。 中共國民黨比小粉紅更幸運, 因為他們有很多選擇, 而且不必革命。 他們可以選擇停止配合敵國的獨裁政黨, 選擇提出有建設性的主張來監督與挑戰自己的民主國家的執政黨, 用行動說服大眾 「中共國民黨」 名不符實。 (雖然 「中國國民黨」 一樣也還是名不符實。) 他們可以進一步選擇改名為臺灣國民黨, 那麼這個名詞自然失去力量。 或者, 心懷大中國的他們也可以找回孫中山先生賦予他們黨的靈魂, 向中共開口爭取回中國招收中國國民黨員, 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終結一黨專制的中共國。 如果最終成功的話, 這可以同時讓本文所主張的 「中共國」 與 「中共國民黨」 兩個詞失去意義。 如果我是中共國內對黃俄黨長期不滿但又不敢發聲的民眾, 我會特別支持這個選項。 如果他們既無法跟臺灣人同島一命 (病毒沒在分藍綠的好嗎?) 又不在乎被黃俄黨滅國與摧毀文化的那個歷史上的中國永遠無法翻身, 那麼中共國民黨當然是最名符其實的名字。

中共國入侵臺灣的認知作戰部隊 (不論有沒有領薪水) 充斥著各大社交媒體與論壇。 (從 韓粉活動週期案例 來判斷, 有一大部分可能透過美國 IP。) 我們不容易以聲量大小與之對抗; 訴諸惡意低俗污衊詆毀的詞語也沒有正面意義, 更是反而中了中共的詭計: 潑糞毀壞言論自由社會的理性對話。 我們的每一擊都必須更省力卻又更精準地敲進小粉紅腦中的矛盾徵結點。 (順便一提, 我超喜歡變態辣椒的這一張畫: "不惜一切代價") 當你在討論串當中面對蜂湧而上的小粉紅時, 就用 「中共國」 一詞造句簡短回應。 對付中共國民黨的支持者也是一樣。 如果有人問, 再把本文的連結貼給他看。 (順便一提, 雖然沒有人付我1450我還是願意花力氣寫這篇文章。 為什麼? 這就是注意力經濟的力量。) 在很多地方用這兩個詞短短回應, 可能遠比在一兩則對話裡纏鬥延長賽更省力又更有效。 至於那些無法被語言提醒、 堅持在較低層次血肉模糊地撕咬受害者的原始物種, 根本不要直接回應牠們, 而是要把牠們關進 「原始物種海洋生態觀察園區」 供大家做生態觀察。

最後, 我也鼓勵中共國民黨人士來對格主本人提告。 在訴訟過程當中, 我會順便教你們何謂注意力經濟 :-) 免費的實作課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因為垃圾留言太多,現在改為審核後才發佈,請耐心等候一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