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吸大麻 vs 寄送 docx 檔: 一個深遠的社會危害, 及一個歷史印痕下的意識形態

茫茫、 飄飄欲仙的年輕 Bill Gates 房祖名、柯震東吸大麻的新聞炒很大。 臺灣主流媒體花很大的篇幅配合北京政府批判兩人。 另一方面, 「全民寄送新版 docx 檔案」 讓整個社會無法自拔於微軟所設下的毒癮陷井、 讓臺灣 (還有中國) 長期被微軟毒癮所控制。 但此事卻無法得到媒體、 或資訊學界相同的關注。 不具傳染力的個人自殘行為受到大眾譴責; 但 (在資訊教師及專家協助下) 大眾集體互殘的行為卻成為難以挑戰的日常生活習慣。 源自鴉片戰爭的恐懼塑造了華人社會的一種不求真相的盲目反毒意識型態; 但我們卻沒意識到自己已經 又輸了另一場資訊科技領域的鴉片戰爭。 或者, 也許有人意識到, 但沒有一位資訊領域的決策者敢拿出林則徐或蔣渭水抵抗鴉片的勇氣。

在你附和媒體譴責柯房兩人之前, 請先想想你身旁吸煙喝酒的朋友。 你譴責他們嗎? 甚至如果你自己就是煙酒成癮者, 你覺得自己比房柯兩人更高尚或更道德嗎?

美國某年死於各種藥物的人數 「煙酒跟大麻不一樣啊!」 是的, 很不一樣。 「反毒戰爭大哉問」 「第三問:有多少真正慘死在藥物之下?」 指出: 美國典型的一年當中, 死於各種藥物的人數如下:

煙草 390000
酒精 80000
二手煙 50000
古柯鹼 2200
海洛因 2000
阿斯匹靈 2000
大麻 0

「大哉問」 一文沒列參考資料; 但請圖片搜尋 「tobacco alcohol marijuana deaths」 會找到很多類似的數據。 補上一張我搜尋到的圖。 這些文章或圖表的最終參考來源都是美國政府的 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 研究報告。

各種藥物的生理危害程度及上癮程度 當然, 除了 「致死」 之外, 還有很多因素也應該納入考量。 「大哉問」 一文還分析了醫療負擔、 導致暴力傾向等等效果。 我沒再進一步搜尋驗證這些說法 (呼籲大家: 寫文章請給連結比較有說服力啊!)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 「容易上癮」 的問題。 搜尋到 藥理學家投稿富比士的文章, 把插圖貼在這裡。 從 維基百科 可以連到原始出處。 請特別注意圖中的 tobacco (煙草)、 alcohol (酒精)、 cannabis (大麻)。 比起煙酒, 大麻的毒性及成癮度都比較低。

如果有甲乙兩種食品/藥品:

  1. 甲對服用者的傷害大於乙
  2. 甲對其他人的傷害大於乙 (e.g. 二手煙、 酒駕肇事)
  3. 甲的成癮度高於乙

那麼哪一種食品/藥品更值得用法律去規範它? 服用哪一種食品/藥品, 更值得避免、 值得譴責?

我當然不會鼓勵親友吸大麻, 就像我不會鼓勵親友吸煙或喝酒一樣。 (儘管我自己也久久小酌一下...) 身為藝人, 柯房兩人因為吸大麻而失去商品代言機會, 少賺一些錢, 確實只是剛好而已。 但是他們只因為不良嗜好而小小放縱傷害自身, 就真的值得整個社會如此嚴重地輿論譴責嗎? 我很不以為然。 我相信人對自己的身體應該要有自主權; 我相信國家法律不應該凌駕於個人隱私權之上。 就像我認為 (沒有製造二手煙的) 吸煙者與 (沒有酒駕肇事的) 喝酒者應該被憐憫關懷, 應該被允許保留一些不健康的自殘隱私空間, 而不是被譴責一樣, 我個人完全無法參與譴責他們。 事實上, 更應該被譴責的可能是 踐踏司法程序正義的北京政府 王丹說得好「一個民族,如果她的民眾, 對於某個犯錯的名人,樂於窮追猛打; 而對於犯錯的政府,卻覺得事不關己。 這個民族就快完了。」

「但是他們犯法!」 啊, 法律。 每到情理都講不通的場合, 「一切依法行事」 便成了迷信法律人士逃避現實的鴕鳥洞。 到這個年代, 你還是相信所有的法律都是被創造來促進社會福祉的嗎? 你還是認為 「歷史傳統」 重於 「合情合理」、 認為過時的法律不需要、 不允許被挑戰被修改嗎? 黃哲斌評論此事 (大推!) 的時候所推薦的 「上癮五百年」 一書我還沒讀; 歷史事件 (而不見得是科學結論或社會共識) 如何決定哪些藥品/食品被法律管制、 哪些不需要, 這個我沒研究。 但是美國利益團體如何主導推動管制網路/侵犯人權與國家主權的 SOPA/ACTA/TPP, 這我倒是很有心得。 請特別看一下 [幫利益團體送錢給美國國會議員的] Chris Dodd 公開說了些什麼有趣的話。 我要說的是: 有不少法律是替那些掌握權勢與金錢的人所量身訂作、 用來控制老百姓的。 「因為犯法, 所以不道德」 跟 「因為難吃, 所以傷身」 的邏輯一樣薄弱。

不過, 中國反毒的背景環境, 跟美國管制網路的背景環境可能很不相同。 搜尋 「鴉片 中國」 找到一篇有趣的文章: 「天使到魔鬼:鸦片在中国泛滥成灾的历史真相」。 「貶國褒共」 的部分讀起來還蠻好笑的, 我們也完全可以理解文章當然要這樣寫才不會被和諧掉。 其他部分讀起來還蠻有道理的。 至少你會更容易理解: 共產黨統治之下的中國, 為什麼視任何 「會上癮、 疑似毒品」 的東西為洪水猛獸, 亟欲除之而後快? (至於臺灣的反毒, 背後有沒有美國黑手在操作? 我個人很有這樣的懷疑。) 因為國民普遍吸鴉片而造成國貧民弱的歷史印痕, 讓中國執政者對於任何疑似毒品的東西都有一種十年怕草繩的恐懼, 或許這才是此次中國政府與媒體大張旗鼓聲伐兩人的真正原因。

很遺憾的是, 中國社會與臺灣社會一方面對於有癮類食/毒品反應過度, 另一方面對於資訊科技毒品卻又很矛盾地雙眼全盲、 各自傾倒整個社會的金錢與教育資源, 努力協助一家美國公司強化它的產品在下一代的身上生根。 不, 今天我們要談的並不是 暗藏美國 NSA 後門的微軟 Windows。 那是臺灣政府已經自暴自棄地放棄處理的資安與國安問題; 如果從上癮的角度談, 那也是戒掉其他更上層毒癮之後我們才有能力進一步處理的底層問題。 今天要談的是微軟的 Office 產品。 「你憑什麼把微軟 Office 比喻成毒癮? 你自己習慣用 LibreOffice 或其他自由軟體, 難道就不是毒癮嗎?」 簡單的回答: 我不太用 LibreOffice。 我喜歡用 vim 直接編輯網頁檔, 因為這是永久保存資料最簡便的方法之一。 不過若有必要, 我也可以改用 LibreOffice 或 OpenOffice 或 AbiWord 或 KWord, 甚至是 Microsoft Word。 我會不習慣, 但不會活不下去。 這是習慣, 這不是毒癮。 如果你很小心地堅持只採用 「不同公司或自由軟體組織的產品都可以正確無誤打開」 的開放檔案格式, 那麼你就不容易染上資訊毒癮。 現在換我問問「習慣」使用微軟 Office 的你: 如果要你切換改用 LibreOffice, 你還活得下去嗎? 從省錢跟資料永久保存的觀點來看, 你早該改用 LibreOffice, 但你卻一直還是必須用 MS Office。 這不算毒癮, 那怎樣才算毒癮? 比較完整的回答, 請見我十三年前所寫的文章: 「維護接駁資訊的權利, 消費者自求多福」。 [2015/10/19: 也請見 Scott McNeally 的六分鐘精采演講: 下賊船的代價]

不過我想大善人比爾蓋茲所說的話, 應該會比我更有說服力。 洛杉磯時報八年前的報導: 「盜版如何幫 Windows 開拓市場」 幫我們複習 Bill Gates 十六年前在華盛頓大學的演講:

在中國, 雖然每年賣出三百萬部電腦, 但人們不付錢買軟體。 不過總有一天他們要付錢的。 ... 如果他們一定要偷, 那我當然希望他們偷我的軟體。 他們會上癮, 而下個十年我們總會找出收錢的方法。

(順便一提: 本文第一張插圖來自 此文: Bill Gates 承認年輕時也吸過毒。) 十六年前 Bill Gates 公開承認他樂於用毒癮控制中國社會 (以及同樣容易控制的臺灣社會), 十六年來這段話 不斷地被重提, 但兩岸的媒體跟兩岸的資訊專家對這段話就是堅決保持沉默, 一直坐視各自的教育體系全面地幫下一代培養毒癮、 坐視專屬格式不利資料永久保存的深遠危害。

然後, 遇到兩個年輕公子哥兒們犯了一些 (弱於煙酒) 魯莽自殘但無害他人的錯誤, 這些媒體就把他們批鬥體無完膚, 好像他們是延續鴉片戰爭歷史印痕的民族罪人一樣...

十二年前我國法務部 (應該是在美國壓力之下) 突然大舉抓盜版。 臺灣校園師生的反應, 竟然不是檢討自己上癮的問題, 卻是嫌 MS Office 太貴... 我寫了 鴉片戰爭外傳 一則寓言來嘲諷這個可笑的反應。 十二年過去了, 總統換了不同政黨的人在當, 當初的學生有許多已經變成老師, 但是主流媒體卻還是帶著輿論追隨兩岸共同歷史印痕下 (已經失去原始意義)的反毒意識形態, 卻還是拒絕談論資訊領域同樣具有毒癮效果、 正在種下遺禍萬年的深遠社會危害。 知恥近乎勇; 承認吸毒是個問題, 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柯房兩人關起門來吸毒, 並沒有鼓勵甚至強迫他人參與吸毒。 他們也承認吸毒不是好事。 他們已經邁出第一步了。 但是回頭看看千千萬萬喜愛追隨微軟盲目升級的臺灣人, 大家透過寄送最新版 docx 強迫學生/部屬/客戶一起踏入 Bill Gates 所設計的毒癮圈套、 強迫他人 (或者透過進貢微軟或者透過偷偷盜版)丟棄舊版、 非得跟你一起升級最新版最毒的產品不可。 更可怕的是, 大家拒絕承認 「docx 專利格式是個問題」。 請問, 積極協助微軟拓展毒品市場的你, 憑著你踩在哪一塊 「道德制高點」 上面, 可以義正辭嚴地譴責無害他人且已經認錯的柯房兩人呢?

如果說一個社會的強弱, 取決於它的民眾的思考能力, 那麼在這兩件事的對照下, 中國和臺灣這兩個社會將各自做出什麼不同的反應, 可能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過去專制時代, 或是在嚴格審查言論的一言堂中國專制社會, 「眾人皆醉我獨醒」 只能帶來深深的無力感。 但是有幸的是: 在網路社交媒體仍保有相當自由度的臺灣, 決定這場資訊科技領域鴉片戰爭勝負的, 將不會是哪一位現代蔣渭水或林則徐, 而會是: 「臺灣社會有機體」 身上到底有多少顆 「勇敢站出來呼喚身旁其他細胞」 的已覺醒細胞? 是的, 有你的幫助, 臺灣有機會打贏這場反毒戰爭。 不, 當然不是強迫所有人立即改用 LibreOffice。 第一, 幫助社會戒毒的最佳方式不是嚴格的法律, 而是散佈真相喚起覺醒。 第二, 就像戒毒需要循序漸進一樣, 邁向資訊科技獨立自由, 也要採取漸進穩健的步伐。 只要你已經理解 docx 對社會文化長久保存還有數位機會均等所造成的嚴重深遠毒害, 不論你自己是否已經成功戒毒, 都可以協助擴散這個知識。 請朋友們把譴責柯房兩人的力氣, 改拿來幫助臺灣戒除微軟 docx 毒癮、 證明真實的臺灣人跟 Bill Gates 想像當中的中國人不一樣, 那會更有意義得多, 也更真實地從鴉片戰爭當中學到如何避免「毒癮殘害社會」的歷史教訓。

* * * * *

(本文也刊載於 泛科學)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大麻 docx」。

21 則留言:

  1. 諷刺的是,德國慕尼黑市政府有人提議從 Linux 換回 Windows,其中一個原因就是 M$ Office 的檔案格式相容問題。

    回覆刪除
  2. 中國政府不採購win8跟這個有關係嗎?還是只是單純因為後門事件?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政府全力扶植國產 WPS,你說呢。

      刪除
    2. 跟毒癮不知有無關係;但跟 NSA 後門應該很有關係。 不過他們的手法太粗糙了,很難成功。 要換桌布, 不能直接抽掉。 應該先把上面的瓶瓶罐罐搬走, 才能換桌布。 所以應該從 MS Word 跟 IE-only 的網站著手, 才有機會成功。

      刪除
  3. 比起IE only, docx的毒性及成癮度都比較低。 因為你可以轉檔、Google docs、將文件 ERP 化、Wiki、改用 Gnumeric......甚至不開。

    回覆刪除
  4. 如果你很小心地堅持只採用 「不同公司或自由軟體組織的產品都可以正確無誤打開」 的開放檔案格式, 那麼你就不容易染上資訊毒癮。

    >>所以重點是 docx 不開放、不自由,和使用的軟體無關?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就是文中提及的「習慣」和「毒癮」差別:
      「簡單的回答: 我不太用 LibreOffice。 我喜歡用 vim 直接編輯網頁檔, 因為這是永久保存資料最簡便的方法之一。 不過若有必要, 我也可以改用 LibreOffice 或 OpenOffice 或 AbiWord 或 KWord, 甚至是 Microsoft Word。 我會不習慣, 但不會活不下去。 這是習慣, 這不是毒癮。」

      如果存檔時是使用眾多軟體都支援的共通格式,將存檔轉給別人時,就算每個人都使用著不同軟體,也不會產生障礙
      因此這就只是每個人自己的習慣問題,不會強迫別人必須要使用特定廠商的軟體

      自由軟體是一種好東西,鼓勵大家吃,不吃也不會出問題
      但使用封閉格式,則是強迫別人一起吃一樣的東西(不然就不能開檔了)

      刪除
    2. 可是封閉格式的使用者堅信:只有使用封閉格式才能發揮軟體(使用者)的實力,是軟體威而鋼,加上視窗系統一起用更是如虎添翼!

      外媒指Windows 9將在9月30日問世
      http://www.ithome.com.tw/news/90344

      使用封閉格式還有一個好處,則是強迫別人一起吃一樣的東西,自己還可以吃不一樣的東西。

      刪除
  5. 其實docx和過去的doc不同,用的是xml格式,也算是iso的標準open format格式
    當然,有沒有符合"自由軟體組織的產品都可以正確無誤打開"這點比較製值得商榷
    相對過去opendocument推了多少年,他們的odf也沒半個人認識...
    當年我遞一個odt檔出去,還被視為與眾不同的geek

    回覆刪除
    回覆
    1. opendocument 有沒有符合「微軟的產品都可以正確無誤打開」這點?相對過去 odf 推了多少年,中國的 wps 有13億人都認識。

      刪除
  6. docx的ooxml進iso標準的議題,很久以前博主就有談過,請直接前往:
    http://blog.ofset.org/ckhung/index.php?post/084-tech-politics
    http://blog.ofset.org/ckhung/index.php?post/089i
    注意,當時的office 2007自己也無法正確的開啟ooxml格式,但可以正確開啟自己產生的docx,原來進iso標準的不是office 2007使用的docx啊
    之後的office版本是否能正確開啟ooxml不清楚,個人沒有用過

    open document是完全開放、不帶有專利的,規格也比ooxml簡單
    如果微軟產品無法正確的打開,自然是微軟自己本身的問題,不管是技術、市場或是心態問題
    印象中較新版的MS office有支援odf開啟,儲存沒有試過

    回覆刪除
    回覆
    1. Office 2013在讀寫ODF一樣會有不完全的問題。
      但在校園,想棄MS Office改用OpenOffice是自尋死路,光分組報告就是個大麻煩

      刪除
    2. 請問你們家裏的 MS Office 都是正版的嗎?

      何為軟體盜版? - BSA | The Software Alliance
      http://ww2.bsa.org/country.aspx?sc_lang=zh-TW

      刪除
    3. 請問 opendocument 有沒有符合「除了微軟的產品都可以正確無誤打開」這點?

      刪除
    4. 應該沒有,這世界上的文件編輯程式何其多,無法保證大家都會實作open document格式的必備要件
      但是能正確無誤打開open document的軟體最知名的就是Open Office/Libreoffice等自由軟體,它們的取得成本是很低的、能運作的平台也比微軟產品廣泛

      世界上支援最廣的檔案格式大概是txt純文字檔吧,次之也許是html

      刪除
    5. 雖然無法保證大家都會支援 open document,但是要實作open document 的成本應該會比 doc、docx 更低。txt、html 、Postscript、pdf、png也是 open document。

      8千名國稅局員工改用OpenOffice
      http://www.ithome.com.tw/node/78367

      大家應該給國稅局多一些掌聲。一些公家單位的舊電腦裏也可以發現 Open Office 、Firefox的身影,只是用來上網查資料的舊電腦為什麼不改用輕量級的 Linux?只要將一個 for Windows 的查詢界面換成 for Linux 有多難?不換新桌布,只能繼續用褪色的舊桌布。版主知道金山 WPS 已經有 Linux 版?我們還在考慮要不要換新桌布?

      wps office for Linux
      http://linux.wps.cn/

      刪除
    6. WPS PK微软 企业爱用谁的Office软件?
      http://www.itvalue.com.cn/read/article/65819

      「经常遇到的问题是用WPS创建或保存的文档在用MS Office软件打开时常出错(反过来倒是完全没有问题)也许是不同版本兼容问题。 」

      應該都是保存成 docx 檔,也會有兼容問題?WPS 的兼容性明顯較 MS Office 高。

      刪除
  7. 放棄微軟! 韓國將採開源系統減少對美依賴
    http://technews.tw/2014/06/27/will-break-away-from-os-dependency-with-open-source-software-by-2020/

    回覆刪除
  8. 許多網咖都已經升級到 Windows 7,但都開始內建 OpenOffice 和非 IE 瀏覽器。

    回覆刪除
  9. OpenOffice民眾專區-OpenOffice民眾專區-財政部北區國稅局
    http://www.ntbna.gov.tw/etwmain/front/ETW118W/CON/2187/6590246258000596124

    回覆刪除
  10. 個人認為 您所謂的吸大麻與docx皆屬於美帝經濟殖民下的產物
    何況有個東西叫word viewer,比起docx這種問題...
    吸毒更是殘害家庭及降低國力的有害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