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Snowden 獲德國年度揭密者獎得獎感言摘譯

用拉鏈鎖住嘴巴: 你甘願活在一個言論被封鎖的世界嗎? 揭發美國國安局 (NSA) 監聽弊案的 Edward Snowden 獲頒德國揭密者獎 (whistleblower award)。 這個獎項每兩年頒發一次, 由德國科學家聯盟(VDW)、 國際反核律師聯盟(IALANA)及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聯合頒發, 今年是第八屆。 [中文; 英文: 12] 以下是 Snowden 得獎感言的摘譯。 方括弧內是我加的文字, 讓中譯的文字更順暢。

...

許多人費心向朋友與家人解釋為何 [政府] 在沒有 [具體] 嫌疑 [證據] 的情況底下監聽 [民眾] 是一件值得我們注意的事, 我要向各位致謝。 在大熱天底下戴著面具上街的男人們、 在雨中撐著傘舉牌的女士們、 在筆記電腦上貼著公民自由標語的大學生們、 在教室裡發想出各種 [有助於傳播覺醒意識的] 點子 [meme] 的高中生們, 我要向各位致謝。 這些人都知道: 改變, 始於一點一滴的 [抗議] 發聲: 政府的決策必須對我們負責 ( accountability)。 我們想要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每個人應該享有哪些權利與自由? 這些 [決定] 應屬於公領域, 不該屬於黑箱運作的政府。

然而在為得獎而喜悅的同時, 我也憂心我們今日的處境。 今天的美國, 對揭弊者甚少法律保護, 反倒是有很多惡法意不在保障公眾的利益, 而那些逾越法律界限的官員卻可以不受法律制裁。 以上種種加起來, 讓政府黑箱運作越來越不受節制。 公民為了爭取 「知」 的權利, 因而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 但公民 「知」 的權利, 正是維繫自由民主社會的基礎。 揭弊者為了說出真相, 必須犧牲他們的自由、 家庭、 甚至國籍。

這樣的狀況對美國跟全世界都不利。 把 「[揭弊] 警告 [公眾]」 跟 「危害國家安全」 兩者混為一談的政策, [反而] 更將導致無知與不安全,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 一個社會如果誤信 「斬了傳信人 [社會就安全]」 這種 [意圖] 嚇阻 [揭弊的] 策略, 那麼它將很快會發現不但傳信人會消失, 連訊息也會跟著一起消失。 我們應該質疑這種政策、 小心它所帶來的意外誘因。 如果 「惡意洩密給外國政府」 的懲罰輕於 「基於公眾利益而公佈資訊」 的懲罰, 那麼 [握有機密者] 去從事間諜工作的誘因豈不是高於揭弊的誘因?

...

Snowden 所談論的問題, 固然是 「美國政府如何以反恐與國安之名行阻止揭弊之實, 以方便掌權者遮住民眾的視聽、 繼續黑箱作業」, 但對於在臺灣的我們, 這些話其實也很有啟發。 一方面, 我們的政府意志堅決地要推動 「方便黑箱作業的國安法」, 讓 「國防布」 的涵蓋面擴大到所有政府機關、 各級學校、 甚至公民營組織。 另一方面, 台塑面對學者揭弊、 捍衛民眾健康的學術論文, 並不是公開提供原始數據及提出科學反駁, 反而是 發動 「針對公眾參與的策略性訴訟」 (台塑敗訴: 1 2 3)。 莊老師揭弊的方式固然並非內部吹哨者; 但台塑想要 「斬了傳信人」、 「意圖嚇阻揭弊的意圖」 跟美國政府追殺 Snowden (還有 維基解密的 Julian Assange 以及 海盜灣的 Gottfrid Svartholm Warg) 的原因及大策略則很類似: 你揭發我的弊案, 我就要讓你沒辦法過日子。

一個社會的公民如果選擇支持吹哨者或其他揭弊者、 選擇譴責黑箱行事的政府, 那麼握有權勢與資源的人就會更加小心行事、 行事更加透明化、 避免犯眾怒。 一個社會的公民如果選擇支持黑箱行事的政府、 選擇譴責吹哨者或其他揭弊者, 那麼握有權勢與資源的人就會更加肆無忌旦地濫用公民所賦予他們的權力 -- 反正大家都支持我黑箱處理公眾事務, 反正 逾越法律界限的官員可以不受法律制裁。 臺灣人 -- 特別是受到 疑似涉及命案 的縣長劉政鴻 「德政」 所關愛的苗栗人 -- 你想要活在什麼樣的世界裡呢? 你願意用輿論和抗議聲來表達你的選擇嗎? 或者你選擇自己把嘴巴上的拉鏈拉起來, 甚至反過來力挺黑箱政府、 譴責揭弊者與抗議者呢?

* * * * *

(本文也刊載於 科技報橘)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snowden 德國 得獎」。

1 則留言:

  1. 純粹搞笑:
    Where in the World is Edward Snowden? (Carmen Sandiego parody)
    http://www.collegehumor.com/video/6902448/where-in-the-world-is-edward-snowden-carmen-sandiego-parody-news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