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柯文哲仲介器官買賣; 比爾蓋茲偷窺馬英九密函; 庫克握有女星私密照

連柯辯論, 器官買賣舊聞竟然依舊可以成為媒體焦點。 柯 P 秀律師來函, 聯合報卻依舊認為疑雲未散

拜託, 脫下政黨藍綠統獨的沉重外殼之後, 別忘了你我都是 「智人 (Homo Sapiens)」 好嗎? 聽到奇特誇張的指控, 第一件事當然是要證據來看。 連證據都不懂得索求, 別人隨便講你就隨便相信, 那還配稱得上是個智人嗎?

最原始的指控, 所依據的是 Ethan Gutmann 所著的 The Slaughter: Mass Killings, Organ Harvesting, and China's Secret Solution to Its Dissident Problem 這本書。 跟黑心油事件比起來, 要讓這件事以原貌呈現、 拿出一刀斃命的精確文句, 這真是簡單太多了。 指控者, 可不可以請把相關頁面貼出來? 讓大家評論嘛。 智慧財產權? 別告訴我你已被徹底 『智財洗腦』 (請搜尋)。 沒聽過 『合理使用權』? 請參考 康乃爾大學的簡單解釋。 請連勝文、羅淑蕾、蔡正元 (最早是誰指控的啊?) 找一位人在美國的朋友買一本書, 把這幾段掃描貼上網, 有那麼困難嗎? 各大電視臺報紙, 找人買書掃描上網, 有那麼困難嗎? 連原始資料都無法拿出來給閱聽者看, 這些媒體怎麼還好意思煞有介事地報個沒完沒了, 甚至在辯論完還繼續捕風捉影報個沒完沒了?

陶樂絲問:「可是你如果沒有大腦,怎麼能夠說話呢?」
稻草人回答:「我不知道。 可是有些沒有大腦的人話也蠻多的啊。」
-- 綠野仙蹤

順便一提: 大家看到智財洗腦對於政治評論的傷害了嗎? 它會造成你意想之外的 寒蟬效應。 沒關係, 沒有人敢做, 我來做。 如果有讀者願意, 請從美國買一本, 轉賣或轉送 給我, 並且在海運之前請先掃描相關頁面給我。 總之重點就是: 公開張貼的人是我, 而不是你。 如果出版社要找我麻煩, 那就更有意思了。 至少要讓這新聞上 GVO、 EFF、 TorrentFreak 這幾個網站。

但是等等, 好像也不太需要。 搜尋一下發現:在臺外籍網友已經有人貼文了: The Slaughter: An excerpt, 還有貼心的中文翻譯。 下一次還有人要評論這件事情之前, 請他先去讀一下這一篇好嗎? 花十分鐘讀一下原作者的文字, 或至少看一下翻譯文字, 遠比看兩小時的捕風捉影新聞報導要營養太多了。 「... 他為他的病人去爭取,並在他獲勝的同時觸及了真相...」 另一篇評論分析 (同樣大推) 有電子書貼圖。 (呃.. 不可轉貼.. 那麼我還是需要有人代買或送我一本書, 才方便把圖貼上小格。)

簡單的小結: (1) 沒有證據顯示柯 P 有仲介。 (2) 作者也沒有說柯 P 有仲介。 (3) 柯 P 確實曾經考慮 「在中國幫病人買器官」 這個管道。 (4) 柯 P 勇敢地對作者說出中國器官移植的可怕黑幕 -- 比交易更邪惡千萬倍的殘忍黑幕。 (下詳) 先放下你支持哪一位候選人。 作為一個有良心的智人, 接下來你有兩個方向可以思考。

第一個方向: 「柯 P 是選市長的人耶! 怎麼可以不追根究底? 柯 P 你不講清楚就是有鬼。」 還記得亞運/世跆盟抹黑楊淑君事件嗎? 貴哥曾說過: 「當閱聽人沒有足夠客觀證據可以判斷兩造說法時, 多數時候, 『哪一方不敢見光?』 是最具有參考價值的問題。」 柯 P 你自己挨打的時候, 卻連書本原文都不敢拿出來談, 不就是作賊心虛嗎?

但是別忘記了, 這件事涉及病人的隱私, 以及是病人的心理健康。 連勝文、羅淑蕾、蔡正元, 如果你們堅持繼續追下去, 請先白紙黑字聲明: 「將來萬一與此事直接相關的病人隱私曝光或受到驚嚇心理受創, 甚至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 那麼我不只會負起法律責任, 還會負起道德責任。」 我傾向相信柯 P 不願把所有細節攤在陽光下, 為的就是要保護病人的隱私 -- 不管病人是連勝文或是接受器官捐贈者。 就算這會影響他的選情, 他也必須吞下去、 認了。

什麼 「驚嚇心理受創」? 要體會病人的心理, 你不只需要有智慧, 還需要有同理心。 要能從後半段的文章當中獲得些什麼, 也一樣需要有一些最起碼的同理心。 雖然 「同理心」 本來應該是人皆有之的, 但現今這個社會實在是太扭曲了, 以至於很多人只記得並且徹底認同自己的政黨/藍綠/統獨/產業/公司各種屬性, 把這些厚重的金屬/塑膠人工外殼當成是他自己, 而忘記了: 真正的他, 其實是人工外殼底下一個活生生有心有肝有血有淚有靈魂的 我不太確定 開車撞人殺人未遂卻完全沒有法律責任的蔡正元 (還有那些處理這件事的檢警) 身上到底還剩下多少人性, 也許還剩下一點碎屑; 但我對連羅兩人還抱有希望。 呼籲兩位: 請用行動證明給我看: 你們還是有人性的善良面的, 對吧?

什麼人性的善良面? 不過就是 「不忍人之心」 而已。 這也是比較有建設性的第二個思考方向。 會讓你/我/戶籍不在北市的路人甲關心柯 P 仲介器官買賣疑雲的, 無非就是因為這件事當中, 有一些受害者太令人同情了。 連羅蔡三人挑了其中一個元素, 想要利用民眾的同情心激起對柯 P 的不滿: 器官怎可買賣呢? 窮人多麼不堪啊! 如果你反對器官買賣這樣的行為, 那就應該宣揚 反對器官買賣合法化 的觀念, 跳出來質問大眾: 「那是不是說, 有錢人的生命比窮人的寶貴呢?」 連勝文不希望大家把話題轉到這個方向, 情有可原; 但這並不妨礙支持他的你, 勇敢站出來為一個好的理念發聲。 (但是, 當你的親友或你自己有需要的時候, 你還會堅持這個理念嗎?) 在欠缺更多證據的情況下, 繼續追打柯文哲, 並不會讓社會變得更好, 只是更加證明你被人工外殼同化得太深了。 一個有良知的智人, 會選擇為好的理念發聲, 改善那些令人同情者的處境。 然後如果你的人工外殼堅持的話, 或許也可以拿這個大理念做基礎, 順便批評一下柯 P :-)

不過, 盡管目前在臺灣, 器官買賣並未合法化, 「有錢人的生命比窮人的寶貴」 依舊是事實。 前臺中縣長黃仲生在大陸換肝成功; 但一般人可能沒有那麼幸運。 也許有錢還不夠; 黨證及社會地位等等其他因素影響可能更大吧。 這也是為什麼柯 P 在 2012 年 接受媒體訪問 時, 主張器官移植應該要登錄, 並表示: 「完全沒有登錄的話, 等於我們台灣政府, 有點變相鼓勵人民到海外買器官, 也不是很好。」 「大陸換器官這件事情, 我想台灣政府在一個程度上還是要表態, 至少要表態要管理, 不能避著眼睛, 裝作沒事, 這不好。」

柯 P 顯然因為看見了某些 [臺灣主流媒體跟執政者不敢談的] 黑暗面, 而發此語。 他沒有足夠的勇氣把話講白, 所以 Gutmann 在書中對他頗有微辭: 「... 導致 (另外) 三位 (受訪的他國) 醫生一致地、感到不安地相信, 良心犯也在被強摘器官的行列裡。 這使得他們採取了不同程度的個人行動。 而柯博士卻沒有經歷這個過程。 他為他的病人去爭取, 並在他獲勝的同時觸及了真相, 如同被當頭傾倒一桶冰冷的碳酸飲料。」 意指柯的反應不夠激動。 這就是連柯雙方都不敢公開談的另一個元素: 如果器官來源甚至並沒有收到錢, 而是被中共誣構罪名, 然後被活活整到死的良心犯呢? 柯 P 比較重視的是救他的病人, 而不是揭發中共罪行然後被拒絕往來。 以現有的資料來看, 如果柯 P 有什麼最值得被批評的地方, 那就是他的良知不足以克服他的恐懼和算計、 不足以讓他跳出來大聲譴責中共的罪行。 柯 P 是救人的醫師, 而不是人權鬥士。 他只敢旁敲側擊、 用他的智慧與愛心 (如訪問所建議) 提出一些週邊因應措施, 盡量避免幫他的病患換到喪盡天良的器官、 更進一步協助臺灣人避免臺灣成殺人幫兇。 我幫 Gutmann 講白了: 很遺憾柯 P 的道德勇氣還不太夠。

Gutmann 為了研究中共活摘器官這個議題, 深度面談了一百多人, 並且勇敢地呼籲西方人正視這個慘不人道的行為。 作者一方面覺得柯 P 的反應不夠激烈, 但另一方面在書中也提到: 「在最後, 柯醫生願意坦率地說出真相, 是一個奇異的勇氣證據。 他的案例是確鑿的證據。 它代表了一項長期求證的顛峰,確認中國強摘良心犯器官的一項無可質疑的來源。」 由 Gutmann 來批評 (如果他的原始措辭算是批評的話) 柯 P 道德勇不足, 我想多數人不會有意見。 至於我自己呢, 作為一個半活躍鄉民, 曾經在噗浪上轉噗 中國醫界活體器官摘除的泯滅人性風氣, 也曾以事不關己的遙遠旁觀者角色在部落格幾度提到此事。 但我不需要面對那些期待著器官遺植的病人。 所以對於親身陷入道德兩難爭扎的柯 P, 我當然不認為我有資格批評他道德勇氣不足。

那麼你呢? 救的人比柯 P 少、 不必面對道德兩難抉擇、 卻又大聲批評柯 P 的你, 道德勇氣比柯 P 多嗎? 得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時候, 你激動嗎? 這些因為信仰而慘死殺人犯醫師手下的靈魂, 你可曾為他們說過話? 勇敢報導真相卻遭五毛黨抹黑的新唐人電視臺, 你可曾為他們說過話? 如果說法輪功與新唐人太遙遠, 那麼至少你是否曾經站出來替那 五六位離奇死在劉政鴻任內的公務員 說話? 包含兩位屆退休之年即將領月退卻無故 (被?) 「自殺」 的公務員? 你自己告訴我, 你到底曾經用哪些 「站在雞蛋那一邊對抗高牆」 的行動, 向世界證明你的道德勇氣? 那麼你是憑著自己站在哪一個道德制高點上面, 認為自己有資格像作家 Gutmann 一樣去指責這位不分藍綠的救人醫師? 勝文? 我特別要問你。 不談過去, 請告訴我, 未來你打算怎麼做? 相貌堂堂、 氣勢威武、 遠看過去渾身上下充滿道德勇氣的勝文, 未來你敢不敢在媒體上公開譴責活摘器官的惡行呢? 你的不忍人之心和道德勇氣, 為什麼只在抨擊柯 P 「反應不夠激烈」 的時候才會出現; 回過頭來面對血淋淋活摘器官的共產政權的時候, 卻就這麼靜悄悄地消失無蹤了呢?

綠野仙蹤 不過我猜, 最有可能的發展是: 連羅蔡既不走第一個方向, 也不走第二個方向。 因為追根究底讓真相水落石出, 或是勇敢站出來替器官被活摘的人說話, 都不符合國民黨的利益。 他們最有可能選擇的策略, 是繼續對著主流媒體的鏡頭噴墨和表演魔術, 把大眾當成 「忘記自己有頭腦/勇氣/愛心」 的稻草人/獅子/鐵樵夫。 但是他們的用意和歐茲法師正好相反 -- 不是要幫稻草人/獅子/鐵樵夫看見自己的智慧/勇氣/愛心, 而是企圖徹底抹去他們僅存的智慧與良知, 要把他們全面改造成黨的忠實傀儡機器沒有靈魂的遙控殭屍。

再來, 我要給 Gutmann 及法輪功的朋友們一個建議: 請他把 The Slaughter 一書以 創用 CC 之類的開放授權釋出。 請 Gutmann 想清楚: 到底收版稅對於散佈真相比較有幫助, 還是開放授權對於散佈真相比較有幫助? 經過這一件事之後, 臺灣會有很多人對於 (用眾人共筆的方式) 協助翻譯這本書很有興趣。 有了正體中文電子版, 就會有簡體版。 然後翻牆者就會看到更多真相。 然後在牆內的一些人也會看見真相。 如果他還記得寫書的初衷, 如果他希望他的預言成真, 如果他希望更多人 -- 特別是華人 -- 覺醒, 那麼他就會看到開放釋出的重要性。

I’m ashamed of my culture. And yet on the issue of banning organ tourism to China we have seen small campfires emerging on the periphery: Scotland, and New South Wales, perhaps even Canada. Watch Taipei closely.
我對於我的(社會的)文化感到羞恥。 不過在 「禁止前往中國器官移植旅遊」 的議題上, 我們在邊緣地帶看見微弱的營火: 蘇格蘭、 新南威爾斯, 甚至可能還有加拿大。 注意臺北的發展。 -- Ethan Gutmann 接受 「反對強迫活摘器官醫師聯盟」 採訪

最後, 我要給柯 P 一個建議。 如果你還有機會參加辯論, 請把握機會做一件事: 在鏡頭前面提供關鍵詞, 讓那些願意思考的觀眾可以自行搜尋真相。 這有兩個效果。 第一, 你可把時間省下來談其他更重要的事, 例如市政透明化。 第二, 越多臺灣人懂得上網搜尋真相, 臺灣社會就越有機會擺脫主流媒體及黨國機器的宰制。 不是只有這一件事。 還有很多其他事情都是如此。 覺醒類社會運動的網路工具 一文當中有一些例子。

事實上, 這件事不見得要柯 P 來做。 被忽略的其他候選人 -- 例如 國寶級白目/六十一歲更生人 -- 雖然很可能終究沒有完整的政見發表機會, 但多少總會被採訪個一兩分鐘。 請把你對特定事件的看法寫成文章、 搶攻關鍵詞, 或直接找到你認同的文章, 然後在被採訪的短短幾十秒, 用搜尋關鍵詞來表達你的無奈。 就算最後你們有沒有選上, 這樣的表達方式將有助於啟迪民智、 讓大眾逐漸不再那麼容易被那些「用金錢操縱主流媒體」的少數政客所欺騙, 讓他們看見更精準的資訊、 朝更建設性的方向思考。 而你的參選也就已經達到了正面的效果, 鄉民們為你們喝采! 讚啦!

(ps. 比爾蓋茲的繼任者確實有能力/有機會協助 NSA 偷窺馬英九的(還有你的)密函; 但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真的有在做這件事。 庫克確實有能力/有機會取得女星 (還有你的) 私密照; 但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真的有在做這件事。 光聽聳動、 過度解釋事實、 扭曲真相的口號和標題, 很容易被誤導。 你需要花一些時間與頭腦才能看懂真相的細節。 標題另外 1/3 句的用意,是在做搜尋引擎最佳化, 要跟無腦報導搶搜尋排名。)

有一個地方比法庭更崇高, 那就是方寸之間的良知。 -- 甘地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 或 「」。

4 則留言:

  1. 有時候選舉是候選人「選舉」支持者,當民調越高,支持者越興奮,競選團隊就會表演的更起勁。如果民調偏低,這些候選人就會說自己「在辯論時太老實了」。

    回覆刪除
  2. 搜尋 「柯文哲別忘了你我都是智人」 (咦?

    回覆刪除
  3. 政客本來就是在演戲,這點各黨各國皆然,不過台灣人愛看肥皂劇,所以看到的都是演爛戲

    回覆刪除
  4. Kaspersky發現歷來最高明的駭客團體 疑與NSA有關聯
    http://www.ithome.com.tw/news/94142

    美監控中俄 硬碟嵌入間諜軟體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856837

    用隨身碟開機會好一點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