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資訊領域的技職教育符合社會需求嗎? 「改從買方觀點思考」 比 「搶資源」 更重要

錢丟在垃圾桶裡面? 教育部長蔣偉寧與工具機公會座談, 工具機公會向部長反應: 學校的機械設備老舊、教材也與實際運作脫節。 敝校校長則認為 企業也應該為人才培育盡心力。 部長表示將透過協調, 要企業界將淘汰設備捐贈給科技大學或高職, 讓學生有較新的設備可用。 另外, 教育部在過去三年曾提出兩百億元成立 「技職教育再造方案」 (雖然最後 行政院並未核定; 兩百億縮水成三億)。 教育部人才培育白皮書指導委員會的委員之一交大校長吳研華更直言: 希望家長、社會能改變觀念,不要只看重文憑,要重視技術。

相對於前幾年的 「萬般皆下品, 唯有論文高」 現在教育部開始重視大學教育與業界人才需求的銜接, 的確令人振奮與期待。 不過我認為在投入大量的社會資源給大學之前, 大學 -- 特別是已經被證照所制約的技職院校 -- 需要先提升視野、 拿出勇氣調整方向。 以資訊領域來說, 應該 揚棄過去 「賣方觀點」 (出售最多商品) 的思考, 改從買方 (用最少資源滿足需求) 的觀點來訓練人才, 這才能真正嘉惠產業。 教育部及產業如果盲目地把資源投入錯誤的方向, 鼓勵大學按照目前的方式用錢, 那恐怕就像是把油加進航向錯誤的大船 -- 或艦隊 -- 一樣, 傷害大於幫助。

在某些領域裡, 經常更新昂貴的機具或許有其必要性; 但在資訊領域裡, 新不一定貴, 貴不一定好; 採用昂貴的新產品, 要求學生考新版軟體的證照, 並不必然就能訓練出符合業界需求的人才。 事實上技職大學盲目升級軟體、 盲目追求證照績效, 有可能反而會 以企業為壑、以學生為人肉地雷、替BSA製造盜版原料在存檔格式的面向, 大學需要有 「資料永久保存」 的遠見、 需要有 「拒用專利地雷格式 docx」 的勇氣, 更甚於需要 「企業捐贈新版或淘汰的軟體」。 最有趣的是, 對照著大學校長高姿態地質疑下游企業 (各種科技與人才的 買方) 「難道企業沒有責任」、 要求企業提供 「今天的教材」, 相對地, 當我們面對上游企業 (過去壟斷資訊產業的 賣方 -- 微軟) 的產品時, 卻樂意低聲下氣地 成為微軟所豢養的寵物一樣, 完全忘了 誰才是花錢的大爺, 竟可以傾全校之力免費為微軟不受歡迎的新產品強迫推銷 (敝校除資訊學院之外, 其他所有學生必須拿到 MS Office 證照才能畢業), 這顯得很諷刺。 如果仿照我們對微軟產品的 (可笑) 處置方式, 學校應該自己花錢買最新版的機具、 拿薪水付教授為機具廠商 (賣方) 作免費的教育訓練推廣才對, 怎麼會大膽地勇敢地向他們要求捐贈機具呢?

有的時候, 免費的新工具明明存在, 也很有升級的必要, 但是大學並不懂得善用既有的資源, 也沒有提醒業界採用低成本、 高價值的工具。 全國的大學經歷 2010 年初 ie6 漏洞事件 2010 年末行政院遭中韓潰客惡意攻擊事件 之後, 現在總算有越來越多大學聽從微軟與自由軟體界的共同建議 (有趣吧), 揚棄 ie6 與 ie7。 改用比較安全的 firefox、 chrome 或升級 ie9 (或至少 ie8) 並不需要花大錢。 架站工具亦復如此。 事實上 drupal、 joomla 等等網路上可以合法下載的架站工具, 不僅可以降低網站建置成本, 它所架出來的網站也更符合網頁無障礙的相關規定。 但是筆者卻不曾聽說哪一所大學的資訊科系標榜 「網頁無障礙」 的課程內容; 大學資訊科系還是習於 用苦行僧的方式 開發 [經常忘記測試不同瀏覽器的] 資訊系統。 ( 吳鳳資管很有機會變成一個明顯的例外; 我正在 追隨 邱垂鎮老師的腳步) 面對 iPad 及其他 「沒有 ie、 不太支援 flash」 的平板電腦等行動上網工具的普及化的時候, 有多少資訊科系比較感興趣的是照著 賣方 所寫的劇本演出, 參與炒作 電子書包 獨裁者所偏好的雲端運算? 又有多少資訊科系強調其課程可以訓練學生協助 買方 從 「提升曝光率/搜尋引擎最佳化/歡迎所有瀏覽器/照顧訪客資訊安全」 等等觀點思考, 提醒架站者採用現成的無障礙架站工具以便輕易地服務到這些 「沒有 ie、 不太支援 flash」 且日益增加的新載具瀏覽訪客? 「低產值、 高價值」 的無障礙觀念如果無法真實融入多數大學資訊科系的教育內容當中, 那麼當教育部促成 「企業投入非常多經費成立訓練機構」 的時候, 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呢? 我們真的期待那些 「沒錢、 怕被 BSA 抓盜版」 的中小企業 (買方) 花錢請大學訓練物美價廉的 drupal 架站人才, 我們卻又在大學裡用大學自己的資源繼續幫 adobe (賣方) 免費培育人才, 架設出不友善行動載具的網站、 害買方 為 flash 拋售點閱率 嗎? 在網站架設的面向, 大學需要有 「降低瀏覽門檻才能提升曝光率」 的遠見、 需要有 「檢討 flash 品牌忠誠 所造成 傷害」 的勇氣, 更甚於需要 「企業投入非常多經費成立訓練機構」。

如果大學的問題只是欠缺勇氣面對微軟與 Adobe, 那也還好。 反正 網路大鯨魚 的趨勢與壓力終究會讓 資訊教授轉舵, 改追隨正確的強權。 如果大學認為配合 賣方 的劇本比較符合自己的利益, 因而忽視了 買方 的利益, 那麼撇開社會責任不談, 大學至少也還算是一個聰明的營利事業。 比較令人遺憾的是, 大學 (我舉的例子是資訊科系) 甚至看不出來 「追隨賣方強權」 對自己的招生來源會產生什麼樣的傷害。 當微軟的商業模式轉向 專利勒索、 當蘋果發動 專利聖戰、 當 三星被判侵權 時, 這也就意味著資訊就業市場整體而言, 對專利工程師的需求將逐漸取代開發工程師與設計人才的需求 (因為專利戰的攻防雙方都需要專利工程師大軍、 專利促成壟斷、 被壟斷的市場沒有競爭、 也不需要那麼多產品開發人員)。 在這樣的人力需求轉移之下, 有兩個選擇比較安全、 比較符合大學自身的利益: (1) 訓練學生不事生產, 只把專利當商品賣, 或乾脆自己跳進去當專利蟑螂 (請見專利勒索與專利聖戰那兩篇) 把大學定位為專利核戰的軍火供應商 (2) 移向長尾就業市場 (資訊科技 買方 -- 而非資訊大廠 -- 所提供的就業機會) 從 「幫助 資訊產業 挑選低成本高效益的工具」 的角度思考, 訓練學生盡量採用自由軟體。 交通大學舉辦線上專利拍賣競標 成功大學控告蘋果 siri 侵犯專利 似乎正在走向前者。 至於體質適合服務長尾、 「頂尖之外」 的其他大學呢? 我們是否懂得改走 (2) 這條路? 或者我們會傻傻地繼續追隨著交大成大, 對學生智財洗腦、 鼓勵師生從事 傷害擴散的創新、 參與削減市場上資訊人力整體的需求 (提醒: 我們可沒有法律系來接收新興市場的學生!) 讓學生更多一個 不要選資訊系 的理由, 然後看著 「招生飢餓線」 從後段大學向上侵襲到我們身上? 在科技大學的資訊科系看懂這一點之前就投入更多資源, 會不會恰好加速我們的自我毀滅? 在智財立場的面向, 大學需要有 「洞悉專利及長尾現象拉扯人力需求消長」 的遠見、 需要有 「挑戰智財洗腦正當性」 的勇氣, 更甚於需要教育部的補助或業界的捐贈。

「擁有得多, 不如使用得巧。」 這是我自己的生活原則 (雖然某些面向也還是免不了要浪費 -- 例如擁有三部腳踏車) 也是我透過 「救命碟」 之類的技術教導學生的觀念。 如果是在富裕的年代, 這樣的價值觀到底是否值得推廣? 我也不敢講。 但是在今天這個自然與經濟資源貧乏、 大學過多、 學生就學貸款沉重、 著作權與 BSA 限制了資訊應用擴散的年代, 如果科技大學拿不出遠見與勇氣 改從買方觀點思考、 如果科技大學堅持配合賣方 「鼓勵不相容、 鼓勵盲目升級、 鼓勵浪費、 刺激 強迫買方消費、 甚至 加速舊電腦垃圾化」 的策略與劇本繼續進行 "資訊教育" (還是應該叫做 「產品行銷」 比較貼切?), 那麼很抱歉, 我實在沒辦法用 (技職體系教師) 本位主義的心態, 無條件地去附和 「我們要積極與其他教育單位搶奪有限教育資源」 的態度。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技職 搶資源」 或 「買方觀點」。

5 則留言:

  1. 現在是由買方 (用最少資源滿足需求) 的觀點來訓練人才, 賣方 (學校) 出售最多商品 (學生) 給買方 (企業), 買方 (企業)用最少資源 (薪水) 滿足需求。

    要重視技術, 為什麼不研發登月火箭、太空望遠鏡?一堆外籍新娘都會做的工作也叫技術?高教培育的人才跑去賣雞排, 珍奶賣到國外, 才叫做國際化、 結合就業。只想輸出和輸入勞力也叫國際化?

    擁有三部腳踏車不是浪費, 是否有效運用才是重點 (例如租給學生)。

    回覆刪除
  2. 洪教授說追隨,真是令我汗顏了,我只是由技術出身而不願放棄最根本的能力而已!而身在家鄉總是思索著資管對鄉下子弟與產業的可能效益。吳鳳資管這幾年來因處於人口外流嚴重的嘉義,少子化的衝擊感受的比其他學校都來的嚴重;所以一直思索著以中小企業資訊需求核心的資訊管理課程。而基於個人的經驗,"所遇的到資訊電腦的問題,別人不但遇見過,而且還把惡解決的方案都分享出來了",這是早在 internet 出現前在 BBS, USNet 上的個人經驗。而也在課堂上向學生強調的,資管的專業就是可以找到適當的資訊科技的方案來幫企業解決問題;這也呼應了洪老師所說的"使用"與"擴散"的應用核心方向。

    而在網路發展後,更有了開源源碼系統 (Open Source Systems,OSS) 的社群(sf.net, github, Code-Goole)之後,分享的模式更為方便與規格化了,品質的管理與程式的測試有更好的機制。事實上這幾年來,在實務的產學合作與教學上發現中小企業所需要的資訊系統,由OS, Office, 到 網站portal, 各類行的 WebApps, 甚至 ERP,BI等都一應俱全。而且都是免授權,不用擔心 BSA 的。 問題只是需要有人去擴散的導入。 而也層在許多場合都曾經如此聲明:因為 OSS 開放源碼的模式發展,後續真正需要的是使用與導入的人員,也而呼應著長尾的就業市場的文章,中小企業運用資訊能力的產業升級普遍需求,正是創造就業與產值的是長尾就業的所在!就是說,資訊管理的時代才真正開始!有鑑於此,我們也在今年發展了以中小企業為主的資管核心課程方向:一人資訊中心,就是期待讓學生扮演此導入,使用與擴散資訊能力的角色。

    而由學校運用 OSS 來推展開放源碼系統,有說不盡的好處;最重要的是學校本身就可以成為某重 OSS 的社群發展重心;在國外許多的 OSS 都是在學校的發展下更為成熟與茁壯的,而學生畢業了,可藉由此社群不斷的與母校(社群)持續連繫,在不斷的"使用"與"擴散"下,不但可以回饋成為系統改善成長的動力,也是學校成為教學相長的來源,學校也可以成為社群成長的技術發展的後盾與動力。這也是我們(吳鳳資管)積極參育 Drupal Taiwan 社群的原因。

    但是理想與現實總是有些差距,這幾年發展與凝聚的能量,趕不上這一批以輕鬆就讀,容易畢業為訴求的教育環境的變化。許多觀光,旅遊,休閒,美容,運動等科系的不斷創立。家長們是否有想過,這些過去在高職的科系,透過延長4年的大學就讀投資(每年近百萬花費,加上機會成本則加倍),會比直接到各職場歷練成長還實際與有用嗎?

    不知道吳鳳資管堅持的使用與擴散,能撐到主流的價值提會到'使用'與'擴散'的資訊管理再度成為核心的時候,因為今年的招生已經有很嚴重的警訊了。在這之前身在資管領域的專業,就設法凝聚大家的力量來推展 OSS,來讓'使用'與'擴散'可能為成為未來資管教育的主流。不一定是要吳鳳資管,只要認為使用與擴散是資管的專業重點的,或是有興趣於OSS擴散的,我很願意與大家分享已經發展的 OSS 的相關課程。就讓'使用'與'擴散'不斷的延伸下去吧,至少這些系統是可以真正用來提供許多企業的資訊應用的需求。

    回覆刪除
  3. 邱老師太客氣了。 如果是 drgeo, 我應該可以大方地說我在臺灣帶頭, 歡迎大家來跟我學; 至於 drupal 在學術界, 當然是您帶頭囉。 我們黑手是講實力不比年紀的, 對吧?

    關於招生, 我也沒什麼可貢獻; 但如果你們要辦自由軟體相關活動, 或是網路社會現象相關的演講, 請記得找我 :-) (例如我可以談 網路時代的就業市場) 我講一兩場也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很樂意聊一聊, 給吳鳳資管一點網路行銷的建議。 我一直告訴我們校長: 現在我的外號叫做網路行銷貴。 如果學校願意做一些 「回應社會期待但別人不敢做的事」 就有很多網路行銷的機會。 吳鳳資管現在正在做的, 可能就是這樣的事。

    退一百步來說, 不管大環境怎麼變, 自己做一些事, 讓社會需要你而不是讓社會厭惡你 (後者, 為什麼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蘋果電腦而不是微軟?)、 高調地對社會做出貢獻, 網路就會持續地幫助你。

    共勉~~

    回覆刪除
  4. 不知道兩位教授的學生畢業後使用與擴散的是什麼?實體行銷對招生比較有用,尤其是產官學
    研合作的成功案例。家長們只重視文憑,吳鳳資管願不願意提供社會人士的進修管道,增加招
    生曝光的機會?

    許多技術出身的人事業有成,如果兩位教授說自己是「黑手」,難怪招不到學生。(應該改成
    xx軟體創辦人、執行長、締造者、電腦科學家......)

    回覆刪除
  5. 吳鳳有學分班與推廣教育班,但是都考量招生人數的最低限制而為開此開放源碼的課,如果您可以召集到15人以上,我很願意請囊相授的"擴散"。

    但是在這之前,我有在最今3年的 DrupalCamp (每年約在 7月初在台北舉辦)都有公開開放給想要學drupal的可以使用我的數位課程,只要給我 email(上吳鳳查邱垂鎮應該夠可以) 就可以協助建立帳號來使用。

    作為資管人,沒辦法將正確的資訊廣為選導如洪教授所做的!我的確需要在資訊擴散這方面好好學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