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台大人的十大基本素養: 是身教重於言教, 還是葉公好龍?

葉公好龍 台大推10大素養; 學生嗆: 軍隊口號。 在這個教學研究數字績效化的年代, 在這個社會公義不彰、 但許多 知識份子 學者 教授卻被逼得只有能力關心論文點數的年代, 身為台大校友, 我也很希望李校長的期待可以成真, 希望這不要淪為口號。 所以在這裡提出一些良心的建議給李校長: (1) 身教重於言教。 (2) 請在校內推動共創共享的自由文化。

先列出台大人的十大基本素養:

  1. 獨立思考與創新
  2. 專業知能
  3. 道德思辨與實踐
  4. 身心健康管理
  5. 履行公民責任
  6. 人文關懷
  7. 溝通表達與團隊合作
  8. 國際視野
  9. 了解尊重多元文化
  10. 美感品味

當你要求學生 "要把專業知能透過道德思辩與實踐落實在人文關懷" 的時候, 學生也在看: 校長, 你自己有沒有這麼做? 一位校長如果願意在重大的社會議題上面表達立場、 採取行動, 可以發揮很大的影響力。 尤其是台大校長。 且讓我假想自己是校長, 只拿自己專業領域所熟悉的社會議題 -- 自由軟體與自由文化 -- 做例子, 來告訴李校長我會做哪些事。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鼓勵全校老師們 善用 「網路元素」 進行 「國際教育」。 這不只是形式上實踐 7 與 8, 也會透過維基百科、 全球之聲等等網路社群實踐 2,6,9。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鼓勵全校老師們在投稿時支持 Open Access Journals, 提醒老師們: 「學者的智慧」 應該服務社會, 而不應該成為 「期刊的財產」。 這是 2, 3, 5, 6 的結合; 也是全球層次的 7。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請電機資訊學院找學生協助那些正要採購新電腦的企業機關團體進行測試, 避免買到 以 「信任運算」 為名卻沒收消費者 「開機鑰匙」 的黑心電腦。 這還可以讓電腦的壽命延長二至三倍, 退役後多花一些時間作為 「弱勢學習庫」, 而不要太早成為電子廢棄物。 這是 2, 3, 5, 6 的結合; 也隱含了 9 的立場。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請全校老師們研究長尾理論與 「注意力經濟」, 看看這樣的思考方向是不是比目前片面扭曲的 「智財 洗腦」 更符合網路時代的趨勢、 更能夠避免 「輕使用 重開發」、 避免 「追逐創新 鄙視擴散」、 避免迷戀 「內耗型競爭力」。 我也會提醒同學們: 「分享創意」 可以 「換取注意力」。 這是 2,3,5,6 的結合; 同時也有助於拉平 M 型社會。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請全校老師們小心分辨詞語不同的意義, 別讓 「仿冒」 謀殺 「山寨」。 這表面上只是語言系所的 2, 但其實也是解釋一個概念的好時機: 不加思辨就胡亂 「畫等號」 會讓多元社會退化成二元社會。 這裡面其實有 3,5,6 的元素, 更是 9 的重要哲學基礎。

當然, 要求師生之前, 自己要先 以身作則。 上面所談的事情, 有好幾件與資訊專業無關, 是所有學者 -- 包含任何科系出身的校長 -- 自己可以親身實踐的事。

另一方面, 並不只有共創共享的自由文化才有助於實踐十大素養。 校長也可以從自己的專業及借用校內其他 [具有人文關懷、 道德思辩與實踐、 國際視野的] 教授們的專業眼光看出去, 一定也可以看到其他很多當今社會令人頭痛的議題 -- 一些需要知識份子勇敢站出來發聲的議題。

例如 「獨尊論文」 的學術瘋氣。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檢討這是否扼殺了教授們內心裡的知識份子? 是否讓教授們為了自身的生存而不得不割捨 1,3,4,5,6,7,8,9,10, 有時甚至必須割捨 2? 我會邀請臺灣少數仍舊存活的、 具有人文關懷的知識份子 -- 例如關心公民新聞的陳順孝教授、 關心環保議題的杜文苓教授、 關心許多社會議題的彭明輝教授、 ... -- 來學校談論他們如何用自己的專業服務社會, 而不是參與已經被滲透的教育共犯結構, 服務利益團體。 (例如 「Office 證照卓越」)

又例如政治。 如果我是台大校長, 我會呼籲所有總統候選人學習英國政黨善用網路實現 「責任 透明 在地」、 學習美國政府 「we the people」 邀請公民透過網路科技參與關心社會議題。 即便把範圍縮小到實踐民主, "履行公民責任" 也並不是只有投票。 (在該頁搜尋 "democracy") 如果兩個永遠交互蹲跳的唯二執政黨拒絕善用網路科技 讓公民在兩次投票之間的 "民主無力感、施力空窗期" 也可以參與實踐民主, 那麼公民 -- 包含被要求具備十大素養的大學生 -- 又如何在既有的僵化體制內 "履行公民責任" ?

除非... 校長願意鼓勵學生們走上街頭, 尋求體制之外的管道與機會來關心社會? (需要我列舉最近那麼多政府破壞土地正義的事嗎?)

我猜校長多半不敢。 不只是台大李校長不敢; 全中華民國的大學校長 -- 包含那些說要 "超越台大"、 "走出排名迷思"、 "發展自己特色" 的其他許多大學校長 -- 恐怕沒有哪一位敢。 不只不敢鼓勵學生提出無政黨偏好的中性民主政治訴求, 校長們自己甚至不敢做一些權限內的、 更溫和的改變 -- 例如主張自己的學校應該要有 「永續經營的資訊政策」, 主張學校不應該被單一軟體廠商綁架。 不, 「校長」 們寧可被軟體公司 「征服」, 也不願意與眾不同。

"獨立思考與創新" 需要勇氣、 需要跳出既有框架思考、 需要與眾不同。 但這與今日 "數字績效至上、 多數校長們只敢從眾不敢特立獨行" 的教育文化卻是格格不入, 甚至是背道而馳。 大家都喜歡把 "獨立思考" 掛在嘴邊; 然而校內一旦真正出現有能力獨立思考的老師或學生, 大家對他們卻總是敬而遠之。 更不用奢想要校長自己以身作則, 用既有框架之外的獨立思考去質疑/挑戰扭曲的學術風氣、 智財宣導、 和其他跟不上網路時代的教育習慣或其他的社會病癥。 難怪 「十大基本素養」 只能 "印製成行事曆, 送給大一新生, ... 要求學校行政人員協助學生熟記內容"。 對校長們而言, "獨立思考"、 "跳出框架"、 "創新"、 "人文關懷"、 "團隊合作"、 "國際視野"、 ... 這些都是很好聽的口號; 一旦真的請他們站出來 「與網路為友」、 支持共創共享的自由文化、 或是用其他方式呼應社會與一般民眾的真實吶喊與需求 (或者僅僅只是送給他們這樣的師生) 的時候, 一旦請他們以身作則實踐十大素養的時候, 會不會 ... 絕大多數的校長竟只能用行動與震耳欲聾的沈默承認: 自己終究只是一位好龍的葉公?

葉公子高好龍, 鉤以寫龍, 鑿以寫龍, 屋宇雕文以寫龍。 於是天龍聞而下之, 窺頭以牖, 拖尾於堂。 葉公見之, 弃而還走, 失其魂魄, 五神無主。 是葉公非好龍也, 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 -- 劉向 《新序‧雜事》 收錄 《莊子》逸文

(以上 「...」 當中的關鍵詞或雙詞組可以搜尋到相關文章。)

* * * * *

手邊沒電腦; 口頭推薦本文嗎? 可以請您的朋友搜尋 「台大 葉公好龍」。 (yahoo 的話, 要選 "部落格" 搜尋, 而且要好幾週後才找得到)

5 則留言:

  1.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feb/1/today-life1.htm

    只能說可惜...請搜尋"撓場"

    個人(學術)利益遠大於開放分享,是台灣當今學術的寫照。第一學府領導人當是如此,只能說要走的路長的很。

    但是當大家都封閉,開放者反而變成紫牛(紫牛理論)。或許這才是遵循開放者最大的優勢。

    回覆刪除
  2. 經過 Xanadu 提醒, 我就更確定這些口號會失敗了。 李校長不公開研究結果的動機到底是保護機密還是沒有勇氣挑戰主流思想? 這我不敢說。 但總之最後的作為實在讓人看不出他如何用自己身體力行的價值觀來教導同學實踐十大基本素養。

    回覆刪除
  3. 台灣這種國家沒辦法的,沒有像樣的地方

    回覆刪除
  4. ozzy > 台灣這種國家沒辦法的,沒有像樣的地方
    臺灣其實還是有很多很棒的地方。 但是有權勢的人沒有遠見、 有遠見的人沒有力量、 有力量的溫馴大眾沒有聲音, 所以才會出現很多令人遺憾的現象。 臺灣未來有沒有機會變得更好? 這個問題現在還沒有定論。 大眾是要據理發聲 (而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 還是要對有權勢者所做的不合理的事繼續保持沈默? 這將決定臺灣將會越來越令人感到希望, 還是越來越令人感到失望。

    回覆刪除
  5. 主流社會風氣很難改變,不好的風氣成形就難改變了

    回覆刪除